超级大乐透玩法

首頁 > 招聘信息

聽,新時代追夢人的奮斗心語

時間:2019-02-18 點擊:

“我們都在努力奔跑,我們都是追夢人。”在2019年新年賀詞中,國家主席習近平深情回望過去一年極不平凡的追夢之旅,熱情禮贊每一位奮斗者的艱辛付出,點燃了億萬人民在新時代奮發向前的激情。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中國制造、中國創造、中國建造共同發力,中國面貌日新月異,其中凝結著每一位科學家、每一位工程師、每一位“大國工匠”、每一位建設者和參與者的智慧和汗水。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奮斗正當其時。請隨我們一同走近幾位奔跑在追夢路上的奮斗者,聆聽他們的奮斗心語。 

中國工程院院士、蘭州大學副校長王銳:

扎根西部 科研報國創一流 

近年來,由于東部沿海地區吸引人才優勢不斷凸顯,西北高校人才“孔雀東南飛”現象日益突出。

然而在蘭州大學,卻有這樣一位海歸學者,扎根西部數十年,不僅潛心做出了世界先進水平的科研成果,而且在學科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為蘭州大學藥學與毒理學、生物學與生物化學、化學三個學科分別進入美國ESI前1%或前1‰作出突出貢獻。

他,就是全國政協常委、中國工程院院士、蘭州大學副校長王銳。

20世紀90年代初,王銳從國外回到母校蘭州大學時,條件十分簡陋,只有一間十幾平方米的小平房做實驗室。實驗空間不夠用,他就帶人找來鋼筋、鐵管和磚頭,在后面的空地上搭出一間簡易實驗室。正是憑著對科學研究的一腔熱忱及永不言棄的奮斗精神,他率領團隊一步步做出了令人刮目相看的科研業績。

多年來,身邊很多同事朋友紛紛離開蘭州,王銳也曾被北京、上海、香港等地的名校邀請加盟,思來想去后他還是婉拒了,在蘭州大學堅持了下來。他說:“我總覺得,做研究要耐得住寂寞,持續付出自己的努力。”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王銳在西部高原默默堅守,憑借著對祖國的熱愛、對西部的情懷以及對母校蘭州大學的摯誠,硬是在“冷板凳”上創造出一流科研成果。作為第一完成人榮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國家技術發明獎二等獎、何梁何利科學與技術創新獎等獎項。以通訊作者發表一區論文120篇,論文被引用1萬余次,H指數(H-index)為61,連續5年入選愛思唯爾(Elsevier)“中國高被引學者”,成果被《自然》(Nature)引用并亮點報道。

“這是一個干事創業的好時代,也是一名科研工作者建功立業的黃金時代。”王銳這樣認為。他率團隊專注于多肽藥物的研發,圍繞制約多肽藥物創制的關鍵科學和技術問題,進行了系統的創新性研究。通過從新合成方法到新制備技術的創新,解決了我國多肽藥物原料藥(相當于“藥物芯片”)生產的若干技術難題,推動了我國多肽新藥創制及產業化的發展。

奮進的時代,一往直前;奮斗的人生,無怨無悔。“我的成長和進步,都離不開這個偉大的時代,都離不開黨的領導和關心。”王銳說,“新時代,我們都是努力奔跑的追夢人。面對新的國際國內形勢,我們要急國家之所急、解發展之所難,追尋科研夢,融入中國夢,以實實在在的業績回報黨和人民。”

杭州技師學院教師楊金龍:

精益求精成就90后“大國工匠” 

24歲的楊金龍,圓圓的娃娃臉上青春痘還未褪盡,卻已是全國人大代表、世界技能大賽金牌獲得者、特級技師,享受高級工程師待遇。

1994年10月,楊金龍出生于云南省保山市的一個農民家庭。2009年秋天,為減輕父母負擔,15歲的楊金龍來到杭州技師學院在保山市設的教學點就讀職高。

2010年3月,杭州技師學院本部到保山招生,專業是汽車鈑金與涂裝。“這是一個很辛苦的專業,但畢業后月薪可達3000元以上,比全家一年的收入還高。”楊金龍高興地報了名,由此來到杭州讀書。他十分珍惜這次求學機會,在校期間,就獲得了浙江省職業院校汽車運用與維修汽車涂裝一等獎、全國職業院校汽車運用與維修汽車涂裝二等獎等驕人成績。

“汽車涂裝聽著簡單,其實很復雜,包括對車身打磨拋光、調漆、噴漆和烤漆等很多步驟。”楊金龍說,“按照世界技能大賽的要求,油漆上下的厚度誤差不能超過10微米,相當于一根頭發直徑的1/6左右,直接考驗著參賽選手精益求精的程度。”

2015年8月,楊金龍以汽車噴漆項目國內第一的身份參加在巴西舉行的第43屆世界技能大賽,并摘得金牌,助力中國代表團實現了世界技能大賽金牌零的突破。

經過這次大賽,楊金龍邁入汽車噴漆領域的世界頂級高手行列。一時間,很多公司高薪挖他跳槽,楊金龍卻不為所動,選擇留校任教。他說:“在企業只能為一個公司服務,但是在學校,卻能培養更多的技術人才,為一個行業服務。”

“要敢于挑戰‘不可能’。”楊金龍這樣要求學生,“要把工匠精神貫穿到自己的專業中去,不能只把技術當成賺錢的工具。現在的艱苦奮斗,都是在為你們的未來打好扎實基礎。”

2018年年初,楊金龍當選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掀開了人生嶄新的一頁。這一年,他珍惜榮譽、勇挑責任,認真履行代表職責,努力在新時代有新貢獻、新作為;他出任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汽車噴漆項目全國選拔賽裁判長助理,指導新一批參賽者進行賽前沖刺。

習近平主席的2019年新年賀詞,讓楊金龍感慨萬千。“新時代,我們都是奮斗者、我們都是追夢人。”他說,“只有不懈追求、執著追夢,才能開創幸福的人生、開啟美好的未來。”

福建省龍巖市長汀縣策武鎮南坑村黨支部書記沈騰香:

巧將荒山變“金山” 

福建省龍巖市長汀縣策武鎮南坑村,曾經是個“山光、水濁、地瘦、人窮”的貧困村,1996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不足600元,被外村人稱為“難坑”村。

如今的南坑村,已成為遠近聞名的生態旅游示范村、全國文明村、全國科普惠農興村先進單位,2017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5367元,比21年前增長24倍多。

南坑村的華麗轉身,始于村黨支部書記沈騰香的上任。

1997年,沈騰香一當選村黨支部書記,便帶領廣大黨員群眾大規模治山治水,開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脫貧致富攻堅戰。她深入村組、農戶家中座談調查,組織開展“發展大討論”,提出實現生態良性循環、治荒致富的生態農業發展思路。她認為:“只有生態經濟有發展,才能改變百姓的思維,真正把青山當‘寶山’,不再隨意砍伐濫用山林。”

生態效益取得初步效果后,沈騰香又從山林權流轉入手,引進廈門樹王銀杏有限公司,在荒山上建立了2309畝的銀杏生態園,并在銀杏樹下套種百合600多畝。每年入夏,銀杏樹蔭下的百合園馥郁清香、姹紫嫣紅,引得許多游客流連忘返,為南坑村鄉村旅游增添了獨特的迷人魅力。

“由于土地貧瘠,每種一棵樹都要挖一立方米的穴,填六擔好土,施六擔農家肥、一公斤磷肥、一公斤復合肥。”沈騰香回憶道,“黨員干部們帶頭,以‘螞蟻啃骨頭’的韌性堅持下來,硬是將昔日的荒山禿嶺變成了今天的‘花果山’。”

新時代是奮斗者的時代。南坑村生態農業模式有效保護了自然環境,治理了水土流失,實現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的雙贏。沈騰香也先后被授予“福建省勞動模范”“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老區婦女創業創新標兵”等榮譽稱號,并于2017年當選黨的十九大代表。

現在的南坑村,山清水秀、瓜果飄香、百姓富足,現代農業初具規模,游客紛至沓來。沈騰香對黨的十九大提出的“必須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感受特別深刻。“我們南坑村這20多年治理水土流失、發展生態農業的過程,就是將荒山禿嶺變成綠水青山,再變成金山銀山的生動實踐。”她說,“夢想屬于新時代的每一個人,廣大勞動群眾要敢想敢干、敢于追夢。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要靠每一個人的辛勤勞動。”

信達生物制藥(蘇州)有限公司董事長俞德超:

初心筑就中國生物制藥“獨角獸” 

2019年1月29日,俞德超再次成為同行矚目的焦點。他創辦的信達生物制藥(蘇州)有限公司宣布,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已受理該公司在研藥物貝伐珠單抗注射液生物類似藥(IBI-305)的新藥上市申請。這是該公司第三個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受理的新藥上市申請。

作為擁有三個國家1類新藥、60多項專利(包括38項美國專利)的發明人,俞德超只用了短短7年多時間,就帶領信達生物制藥成為中國生物制藥領域最具影響力的“獨角獸”企業之一,并于2018年成功在香港主板上市,并被國際財經年鑒(IFR)評為“年度IPO”。

18歲之前,俞德超是浙江省天臺縣山里地地道道的農村娃,直到1982年考進浙江林學院,才第一次離開大山。此后,憑著過人的學習能力和執著的奮斗精神,他一路拼搏向上,從南京林業大學植物生理學碩士,到中科院分子遺傳學博士,再到美國加州大學藥物化學專業博士后。1997年,俞德超進入美國一家著名生物制藥公司工作,兩年后就從普通研發人員做到了公司新藥研發副總裁,邁入世界生物醫藥研究領域的最前沿。

生物醫藥領域,是一個什么樣的領域呢?這里,匯聚著人類生命科學的最新科研成果。“它和一個國家的創新能力、產業發展息息相關,更和每一個人的健康息息相關。”俞德超坦言,“必須承認,我國生物藥發展和國際先進水平之間,還存在著相當大的差距。”

“開發出中國老百姓買得到、用得起的高質量生物藥。”這是俞德超當年回國創業的初心與動力。他希望,中國患者不僅有國產的高質量生物藥可用,而且能夠通過大家的努力,讓更多普通老百姓用得起高質量的創新生物藥。“這是我的創業夢,也是我的中國夢。”他說。

2011年,俞德超在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創辦信達生物制藥(蘇州)有限公司,專注于研發、生產和銷售中國人自己的高質量生物藥。

2015年3月和10月,信達生物制藥與全球500強企業美國禮來制藥公司兩次達成產品開發戰略合作,獲得首付及潛在里程碑款項超過15億美元,創造了多個“中國第一”。這是中國人發明的生物藥第一次走出國門,并賣出了國際價格。

成立7年之后的2018年,是信達生物制藥碩果累累的一年:年初,入選科技部火炬中心發布的《2017年中國獨角獸企業榜單》;10月,公司在香港上市;12月,信迪利單抗注射液(商品名:達伯舒)正式上市,成為中國首個具有國際品牌的PD-1單克隆抗體類藥物,擁有全球知識產權。2019年第一期《柳葉刀·血液學》雜志,以封面文章的形式,刊發了由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石遠凱教授牽頭進行的信迪利單抗的臨床研究結果——這是中國第一項榮登該雜志封面的科研成果。

“功崇惟志,業廣惟勤。”目前,信達生物制藥已建立起一條包括20個新藥品種的產品鏈,覆蓋腫瘤、眼底病、自身免疫疾病、代謝疾病等領域,14個品種進入臨床試驗,其中4個品種在臨床III期研究。

“中國在生物制藥領域必須努力追趕國際水平。”雖然一路捷報頻傳,但俞德超從未敢懈怠。“從創業開始,我們就一直堅持按照國際標準規劃公司發展。唯如此,中國生物藥才能拿到國際市場通行證,中國生物制藥人才能有國際話語權。”他說,“這也是我們不變的初心,開發出老百姓用得起的高質量生物藥,讓每一個人都能平等地享受到人類科技發展的健康成果。”

本文地址:http://www.z85g.com/zhaopinxinxi/20190218/91798.html

上一篇:株洲“社區嘉年華”公益活動已走過十年 盤點六大亮點

下一篇:返回列表

用戶評論(0條)

請文明上網,做現代文明人
超级大乐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