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玩法

首頁 > 招聘信息

佛山禪城以文化人打造“一村一品” 城鄉文明同頻共進

時間:2018-12-18 點擊:

蓮塘的“一村一公園”建設成為張槎街道的典型。孔渝攝

張槎蓮塘,鑊耳屋脊連綿不斷,碧綠蓮池邊,禪獅圣域等村中文化地標依次坐落,青磚灰瓦、蓮池飄香,處處見景。

祖廟扶西,舉辦首屆“好人榜”和“最美家庭”評選,那些被村民票選出來的“好媳婦”“好鄰居”,至今仍是村民談論的榜樣。

石灣鄱陽,近6000平方米的公共區域,建起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公園,如今已成為村民休閑必去之處。

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禪城鄉村發生的變化,正是這句古語的寫照。

作為全國經濟強區、佛山中心城區,禪城立足自身城鄉高度融合的特質,以美麗文明村居建設為基礎,因應鄉村振興大勢,推動鄉風文明建設,催動鄉村中的“人”的轉變,塑造文明鄉風、良好家風和淳樸民風,為鄉村鑄魂。

如今,越來越多的文化設施、文化活動進入村居,成為禪城農村一道風景線。以文化人,潤物無聲,吹遍禪城的文明鄉風,以可視可感的方式,改變了村民的思維、生活,也為禪城基層善治注入向心力。

核心價值觀宣傳標識在石灣鄱陽村內隨處可見。圖片來源:珠江時報

一村一品文明鄉風催變村居

“我們只要一聽到鑼鼓聲就興奮,但以前,只能在村里的瓦房訓練。”蓮塘龍獅隊教練陳滿真站在三層的龍獅訓練大樓前,歡喜之情溢于言表。在他身后,富有力量和節奏感的鑼鼓聲分外熱鬧,就在前不久,蓮塘龍獅隊在全國龍獅錦標賽南獅規定套路中奪魁。

盡管村集體經濟發展水平在禪城甚至張槎街道都不算靠前,但蓮塘村文化建設做得有聲有色。自去年被納入禪城區首批美麗文明村居示范點后,蓮塘就在前期環境建設、古建筑恢復基礎上注入龍獅文化等傳統文化元素,確定“龍獅圣源·蓮塘毓秀”文化品牌。

目前,蓮塘龍獅隊的學員超過30名,不乏從清遠、廣西慕名而來者。蓮塘村黨總支部書記陳錦碧說,蓮塘村將繼續把傳統文化元素充實到村中的載體中,新落成的禪獅圣域將打造為醒獅博物館,引入專業書法協會資源,打造國學教育基地。

今年迎來建村90周年的祖廟街道扶西村,過去七年間,像樣的文化活動,只有一次村慶,借助舊改,扶西也在農村公共文化建設上醞釀大動作,計劃在整村升級改造中凸顯“頤”“善”文化,打造“頤荷扶西”。

扶西村村委會主任周銘祥表示,扶西村將在改造工程中增設傳統門樓、牌坊、荷花池等嶺南風格建筑,打造主題文化公園、孝德文化墻、文體廣場、文化長廊等標志性景觀,增建村史館、精神文明建設宣傳欄等,如今走在扶西村,這些公共文化設施已見雛形。

相比蓮塘和扶西,明星村居更是對建設充滿生機活力的鄉風文明體系輕車熟路。羅南別出心裁地將傳統美德故事彩繪融入公園中,展現“書香羅南”獨特氣質;紫南通過“廣府家訓館”“佛山好人館”“紫南村史館”三館的打造,進一步擦亮了“仁善紫南”品牌。

在美麗文明村居創建熱潮帶動下,搭乘鄉村振興戰略東風,禪城20個村居示范點紛紛行動,從傳承優秀傳統文化、公共文化建設等方向發力,提煉出符合本地特質的“村居精神”,打造“一村一品”品牌,形成文化認同,凝聚精神力量。

萬事開頭難,最難在人心。文明鄉風在禪城勁吹,也有一個漸變的過程。

村里要建公共文化設施的消息傳出,扶西村起了不小的波瀾。“當時,不少村民說,工程搞這么大,花這么多錢,有必要嗎?”周銘祥說,面對質疑,村干部通過召開座談會和上門拜訪等形式,一點點做工作。

通過整體規劃、連片開發,蓮塘共撬動了約3萬畝文化核心區的建設,但這項工程一開始并不順利。陳錦碧說,蓮塘村家底比不得那些明星村,起初有村民不理解為何要拿出那么大的土地來做文化,當時大會小會開了不知道多少場,最終才順利啟動。

禪城區文明辦有關負責人表示,啟動之初,很多村怕麻煩、怕考核,不愿成為示范點,到了現在,各村爭著提煉村居文化品牌,甚至第一批示范村還想增加公共文化建設項目。

市民在紫南村參觀廣府家訓館。圖片來源:佛山日報

匯聚民心筑牢基層善治根基

相比古村落活化、五好新村居等硬件建設,鄉風文明建設看起來“務虛”,憑什么打動村民?

蓮塘的變化頗具代表性。陳錦碧說,以前,蓮塘本地人和外來務工者鴻溝分明。隨著蓮塘公園等文化設施完善,新老村民有了溝通平臺;隨著蓮塘“講廉、講孝、講信、講義”形象深入人心,村中物業出租行情看漲,靠近公園的出租屋更成為全村最搶手的房源。

同樣的變化還發生在石灣鎮街道鄱陽村。鄱陽環村涌邊建起了核心價值觀公園,這是鄱陽村文明鄉風建設的主打項目。以紅色為主色調,公園內設置了許多精神文明建設標語,每天都有村民在此散步。

年過花甲的老村民陳宜喜正在為鄱陽村寫村記,這兩年,他發現在村里的日子越來越充實:“可以來公園跟街坊聊天,又可以去看慈善義演、歌舞表演,活動多到都不知道去哪里好!”

隨著鄉風文明建設向縱深推進,越來越多的村民從自家門口乃至隔壁村的變化中感受到生活環境的改善,這些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增加了村民對村兩委的信任,更為禪城推動基層善治,構建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筑牢根基。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黨國英認為,推動基層善治,建立多方互信、合作的關系是關鍵,有些農村事務,不一定要通過開會解決,以鄉風建設樹立道德風尚、建立行為自律機制,可以讓治理成本降到最低。

這一趨勢正在禪城顯現。

去年,羅南村準備投入3500萬元,在全區率先動工建設覆蓋村級污水收集管網。“剛有這個想法時,村委會干部心里也七上八下,畢竟投資太大,怕村民反對。”羅南村委會主任關潤堯說,沒想到在村民大會上,98%的村民投票同意。

“在集體物業設計方案的表決問題上,以往因為村民對村委不夠信任,導致表決通過率只有六成左右。”周銘祥說,如今,村民對扶西村發展前景充滿信心,今年6月的表決會上,設計方案通過率超過八成。

2018張槎街道“東基童夢杯”第六屆龍舟賽。圖片來源:珠江時報

以文化人城鄉文明同頻共進

鄉風改變的背后,是禪城早謀劃、早布局、早行動。

“禪城億元村就有不少。”禪城區農辦副主任謝澤斌表示,2017年,全區農村集體經濟總收入45億元,人均年分紅達16300多元,禪城絕大部分村已實現生活富裕,但隨著經濟發展,如何以文明文化凝聚人心、提升認同感,成為亟待解決的問題。

一如全國多數地方,改革開放以來,禪城在發展理念上也存在重城市硬件升級、輕人文素養提升等誤區,造成城鄉文明程度梯次遞減、鄉村經濟發展與人的精神文明進步不協調等問題。

有鑒于此,禪城在美麗文明村居建設中,尤為重視文化的引領作用,堅持文化傳承與創新并舉,依托原有文化內涵,合力激活鄉村沉睡的文化資源,喚醒醇厚的鄉愁記憶。

過去一年多,禪城按照“城市村落”“田園鄉村”統籌鋪排、分類實施,凸顯嶺南文化特色,彰顯嶺南文化魅力。通過聘請熟悉佛山本土文化的專家組成顧問團為村居文明文化建設“把脈”,量身定制個性化的創建方案。

但是,作為中心城區,禪城城鄉高度融合的發展特質,又注定其面臨更深層次的挑戰:在保持鄉村文明文化特色同時,如何推動城市文明與鄉村文化互動、相融、共進,不斷賦予鄉風新內涵,進而形成城鄉共鳴共振的格局?

正因如此,順應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禪城區推出思想引領、文明函育、文脈傳承、規范創建等四大鄉風文明建設行動,希望在提煉、保護、傳承村居文明文化基礎上,為其注入時代內涵和城市特質。

以思想引領為例,禪城在全區現有“一村一品一特色”的示范點基礎上,推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品牌向其他村居延伸;再如文明函育行動,禪城區結合“禪城好人”,以好人為引領建設崇德鄉村,以創建文明家庭為示范建設孝義鄉村,以志愿服務為帶動建設樂善鄉村。

誠然,禪城鄉風文明建設初見成效,但相比村居在區域發展中被賦予的厚望,相比中心城區農村現代化的迫切大勢,禪城在未來的鄉村振興之路中,依然還有新命題待解。

黨國英等多位專家提出了建議:一是城鄉公共文化服務均等化,以城市的標準,謀劃推進鄉村公共文化設施;二是創造性轉化鄉村文化資源,培育鄉村文旅產業新業態。

禪城此前已有探索。如佛山市實驗中學、佛山市嶺南美術實驗中學兩所高中落子羅南,紫南村爭創國家4A級旅游景區,打造嶺南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集中展演基地等,但這些改變,雖有示范,卻未形成群體效應。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對于城鄉經濟高度繁榮的禪城來說,借助鄉村振興的東風,聚焦“人”的訴求,“人”的素養,推動鄉村實現從“富口袋”向“富腦袋”的轉變,塑造中心城區的新時代村民,要打破的思維瓶頸、要突破的空間限制,依然還有許多。

媒體觀察

探索城鄉高度融合的鄉村振興新路

鄉村振興,既要塑形,也要鑄魂。隨著鄉村振興戰略全面鋪開,禪城縱深推進鄉風文明建設,適逢其時。

之所以這么說,原因有二:一方面,作為嶺南文化發源地之一,禪城的鄉村蘊含著巨大的文化潛力,流淌在農村的故土鄉愁,亟待充分喚醒;另一方面,經過多年財富積累,口袋鼓起來的農村,既有對文化文明的向往,也有支撐鄉村建設的經濟基礎。

既有空間可依,亦有動力可燃,禪城鄉風文明建設才會事半功倍。從美麗文明村居到鄉村振興,越來越多的禪城村居充分發掘鄉村傳統文化的底蘊、精神和價值,喚起文明鄉風、良好家風和淳樸民風,呈現你追我趕嶄新氣象,一個充滿生機活力的鄉風文明體系已然可期。

但是,越是走在前方,越容易率先遭遇瓶頸。盡管相比其他許多地方,潤物無聲的文明鄉風正在改變禪城的村居、村民,但是相比自身作為佛山中心城區的區位、相比城鄉高度融合的城市特點,禪城依然備受期待。

既要傳承發展提升農村優秀傳統文化,也要創新發展,賦予鄉風以新時代內涵;既要推進農村公共文化建設,也要發力農村民俗文化產業——這是鄉風文明建設兩個對立且統一的矛盾體,面對這兩個矛盾體,只用過去發展農村的視野、手法,顯然并不容易破局。

對于禪城來說,破局之道早已明了:以城鄉高度融合的思路去謀劃鄉村、發展鄉村。這就意味著,要打破過去城鄉二元結構,以城鄉一體化、一盤棋的視野、標準、投入,去推動農村公共文化建設,去謀劃農村文化產業發展。所謂鄉村即城市,并不算過。

從這個意義上,禪城推動鄉風文明建設,也身負更大使命。那就是,如何以中心城區姿態,探索城鄉高度融合態勢的鄉村振興新路,為佛山乃至全省鄉村振興,帶來獨具禪城特色、卻又激發同類地區共鳴的禪城方案。

歸根到底,鄉風文明的主角是人,也就是生活在農村的萬千村民。以文明鄉風潤物無聲的力量,凝聚人心、振奮精神、生發激情,禪城走得很快;以城鄉高度融合的格局,塑造新時代農村、村民,禪城前路可期。(資料來源:佛山日報 佛山文明網綜合整理)

聲音

其實,除了分紅收入以外,村民最關心的是家門口的河涌水臭不臭,工作完回家有沒有地方去活動。豐富多樣的文化活動,成為了村民凝聚力、向心力、信任感的潤滑劑和黏合劑。這些實實在在的獲得感讓村民增加了對村“兩委”的信任感,成為在之后村中推動發展要作各種重大事項決策時全體人員同心同德的凝聚力,這些都是用錢買不到的。

——蓮塘村黨總支部書記陳錦碧

村里老人多、老屋多,家庭倫常問題與家庭幸福感最為息息相關。推進鄉風文明建設以來,更加促進村里形成了村居和諧、其樂融融的氛圍。現在村民思想觀念變得更加開明。以前村里不時會發生一家人為房屋財產繼承爭議不休,甚至吵到村委會。如今秉持著和氣為先、男女平等的觀念,多種紛爭自然迎刃而解,被家庭和睦、子孫孝順的情形所替代。

——祖廟街道扶西村村委會主任周銘祥

本文地址:http://www.z85g.com/zhaopinxinxi/20181218/90094.html

上一篇:“核心價值觀百場講壇”走進甘肅會寧

下一篇:返回列表

用戶評論(0條)

請文明上網,做現代文明人
超级大乐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