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玩法

首頁 > 招聘信息

“展開歲月褶皺里的歷史場景”

時間:2018-11-24 點擊:

讓更多人看到九原崗北朝壁畫更完整的內容,是霍寶強修復團隊的心愿

修復團隊成員在給拱券頂部壁畫表面貼紙。山西博物院供圖

讓更多的人看到九原崗北朝壁畫,看到壁畫更完整的內容,是山西博物院文保中心副主任霍寶強和他的修復團隊的心愿。

去年差不多這個時候,九原崗那塊長3.2米、高3.5米的巨幅建筑壁畫長途跋涉去了上海博物館,上博不得不拆掉一個門才將之迎了進去,這成為很轟動的新聞。現在這幅壁畫正在山西博物院展出,北京有很多人趕上周末就相約一同去欣賞。在另一個展廳,九原崗北朝壁畫中特別引人注目的西壁“出行圖”也首次亮相。

保護壁畫的不同方式,都以最小干預、最大保護為目標

山西忻州九原崗北朝墓葬的發掘在2013年,是搶救性考古。當時不僅其它文物被盜掘一空,重要的墓主信息無從獲得,而且墓室壁畫也幾乎被盜揭殆盡,只留下了穹隆頂上面的星象圖及兩壁星星點點的殘跡,所幸墓道的東、西、北三壁的壁畫大部分還在,反映了北朝社會生活的場景。

在山西博物院,壁畫“出行圖”前聚集著許多觀眾。兩組出行人物的身高與真人大小無異,臉頰和嘴唇均涂有淡淡的朱紅色,服飾的顏色或深紅或杏黃,沒有相同的。武士臉部凝重,文官淡定從容,均佩刀持弓帶箭。有的頭戴后垂披幅長帽,有的則是平巾幘小冠。還有不少胡人,與之前北朝粟特人墓葬中的畫像不同,鼻梁和顴骨高挺,胡須和眉毛濃密,還穿著虎豹皮服。

“只這一小部分就可見九原崗壁畫的重要價值。這樣精美的壁畫在原來的環境中實施保護有很大難度,我們多方考慮后才決定將其搬遷到實驗室進行保護。”霍寶強雖然進行過許多壁畫的保護修復,但對九原崗依然情有獨鐘。

中國古代壁畫有3種形式,一種是石窟壁畫,莫高窟是最典型的例子;二是寺觀壁畫,最為著名的當數山西芮城永樂宮壁畫,3座大殿的元代壁畫是世界繪畫史上罕見的巨制;還有一種便是墓葬壁畫。“墓葬壁畫的保護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原址建館保護,一是異地搬遷保護。著名的北齊婁睿墓,在1979年至1981年進行了考古發掘及壁畫搬遷保護工作;北齊徐顯秀墓壁畫,2000年發掘,采取原址保護,建立北齊壁畫博物館。不同的保護方式都以最小干預、最大保護為目標,要面對的問題不同,各有利弊,都需要謹慎對待。”霍寶強說。

壁畫揭取已有成熟的經驗積累和傳遞,但每次還是如履薄冰

在名為“古韻新生”的“山西省可移動文物保護成果展”,我們看到了這幅展示北朝木構建筑的巨型壁畫。

“我們都知道,現存最早的木構建筑是五臺山的南禪寺大殿,北朝時期的木結構建筑現在已沒有實物留存,所以這幅壁畫對于研究中國的古代建筑具有特別的意義。比如這種雙柱式斗拱,在現存唐宋建筑中已無實物。還有人字栱,南北朝的早期人字栱為直,到中晚期時逐漸轉曲,這幅壁畫的人字栱已轉曲,顯示了從北朝至唐的風格轉換過程。”霍寶強說:“為了這幅壁畫的完整性,當時真沒舍得切割,而是進行了整體的揭取。我們的原則是盡可能減少對壁畫的切割損害,最大限度地保留畫面內容的完整性。”

問及壁畫揭取技術,霍寶強說,一直以來都有很成熟的經驗積累和傳遞。的確,當年對永樂宮的所有建筑、壁畫進行遷移復原時,文保前輩們就摸索出一整套的技術,傳承至今,“但每一次修復都如履薄冰。”

和過去要做大量的壁畫臨摹不同,九原崗北朝墓葬壁畫在揭取前進行的是復雜而完整的信息采集。比如壁畫的色彩艷麗,在加固之前要先準確記錄壁畫原始色度,對壁畫的8種顏色進行檢測記錄。“浙江大學研發的壁畫數字化信息記錄系統,可以通過精確拼接系統和校色系統完成電子拼圖,得到高保真的壁畫圖像,并能打印在特殊的宣紙上,放大到原來壁畫面積的四五倍,充分展現壁畫的每個細節,為后期的科研提供依據。”霍寶強介紹。

“一般揭取前都會做預實驗。九原崗墓道壁畫的地仗層有多處嚴重的空鼓、裂隙和疊壓,而土坯墻支撐體結構疏松,在揭取壁畫時,貿然去除支撐體極易造成壁畫的坍塌、脫落,于是我們用建筑鋼管和建筑架板在墓道中間搭建了一個#字形鋼架結構,使得各部分相互牽引,嚴密穩固。然后在鋼管水平方向加裝長度可調的螺桿,使其作用于壁畫,給壁畫以水平方向的支撐,就有效防止了壁畫的脫落。”

壁畫揭取過程中,人員眾多、工具繁多,極易對裸露的畫面造成磕碰損傷,“這個自然早就想到了。我們會為壁畫做一個防護板,同時在防護板與壁畫之間夾一層厚度約2厘米的海綿緩沖層,既避免了防護板對畫面的摩擦,也緩減了鋼架結構的水平支護桿對壁畫的擠壓。”霍寶強介紹。

其實壁畫揭取后離開了原來的地仗層和原來的支撐結構,就處于不穩定狀態,很容易因為震動移動而發生斷裂,非常不適合運輸及來回搬運。“是啊,所以早在壁畫揭取前,我們就根據已設置好的壁畫分割線,按照每個壁畫塊的形狀和尺寸,制作出兩塊相同的稍大于壁畫塊的保護夾板,注明編號,成為一個單獨的包裝體,適合擺放在任何位置或者固定在相應的運輸車輛上。”霍寶強說。

搬遷至實驗室修復既保護了壁畫,也為向公眾展示創造了機會

200余平方米的壁畫最后被分割為42塊,成功揭取后全部搬運到山西博物院,經國家文物局批準立項,今年年初開始進行保護修復工作。

講起所有的過程,霍寶強都是風輕云淡的樣子,但實際操作過程還是驚心動魄的。

由于每塊壁畫的面積都很大,邊緣位置修復起來還算方便,但中間地帶就真的是“鞭長莫及”。項目組的同事們開動腦筋,搭了一個10厘米高的支架,架在壁畫上方,工作人員就趴在架子上操作。修復時需要將原來的加固保護措施先去掉,去布、去膠,還要修補裂紋……人趴在架子上,10分鐘左右就腰酸背痛,尤其是胸口頂得生疼,最后不得不墊上一層海綿。

由于壁畫太大,修復安裝時只能將山西博物院的一個車庫改造為修復車間。每一塊切割下的壁畫塊都放在預先制作好的剛性存儲架上,做好編號,比如西壁幾層第幾塊。原來的墓道有30多米長,把一面墻的某一層的壁畫完整拼起來,真是需要較大空間,工作量很大。

“因墓葬壁畫存在環境的特殊性,過去公眾無緣在博物館見識它的容顏,搬遷至實驗室修復既保護了壁畫,也為它的展示創造了機會。當然有一天,一旦原來的出土環境條件許可,還可以回歸并安裝到它原始的環境中。”霍寶強說。

九原崗北朝壁畫的全部修復工作預計在明年5月完成。“如果將所有修復好的壁畫放在博物館完整展示的話,會非常震撼,它們能恢弘地展開歲月褶皺里的歷史場景,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在1500年之后也可以與我們從容對視。”霍寶強說。(記者 楊雪梅)

本文地址:http://www.z85g.com/zhaopinxinxi/20181124/89441.html

上一篇:南京市:158萬志愿者助力文明城市創建

下一篇:返回列表

用戶評論(0條)

請文明上網,做現代文明人
超级大乐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