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大乐透玩法

首頁 > 他山之石

福建龍巖:堅守傳承七百年 只為錫器老技藝煥發新光芒

時間:2019-03-27 點擊:
福建龍巖:堅守傳承七百年 只為錫器老技藝煥發新光芒 2019-03-27 08:49:00       馬恩明在一旁看著馬華強雕刻麒麟圖案。  三月的連城四堡鎮,小雨淅瀝。走在小巷里,耳邊傳來清脆的“叮叮叮”的敲打聲,富有節奏。熟悉的人知道,這是打錫的聲音,而這個聲音對于四堡來說,700余年不曾斷過。  馬恩明,是四堡錫器制作技藝的傳承人,1952年出生的他,已和錫器打了大半輩子的交道。13歲起,他跟著父親一起挑著擔子,走街串巷為家家戶戶打錫,體會到生活的不易,更明白掌握技藝對一名手藝人的重要性。學習技能、傳承創新,是他一直以來的堅守和使命。  時光斗轉,老技藝如何傳承、新市場如何打開?如今還堅持制錫一線的打錫師傅們,依然在不停探索。  流傳七百年的技藝  平時,四堡鎮的街頭有些清靜。從鎮上大路轉彎進入一條小街巷后,一陣陣敲打聲越發清晰。熟悉這里的人一聽就知道,馬恩明的“精全錫藝堂”到了。  前店后家,是“精全錫藝堂”的格局。店面有兩間,一間是制作之處,一間是展陳之處,一位頭發有些發白的老人戴著眼鏡坐在制作間內,專注地敲打著手中的錫片。看到有人來,他趕忙起身,到門口迎接。  這位老人就是馬恩明,有著一種手工匠人特有的硬朗。“錫器”二字,是他這一生中重要的關鍵詞。“我們家祖輩做錫器,傳到我這里已經是第六代了。”說到這,馬恩明用手比畫了一個“六”字,話里也帶有一種堅定。  而四堡錫器技藝的歷史,遠比馬恩明家族打錫的時間要久。據記載,四堡錫器制作技藝有著700多年的歷史,傳承至今已有26代。自南宋以來,不乏制錫名師:南宋末年,四堡枧頭村青年吳一郎到杭州其岳父處學習打錫技藝,將學來的錫器制作技藝結合四堡當地的民間民俗文化傳統,探索出一套具有濃郁四堡地方特色的錫器制作工藝;明代嘉靖、萬歷年間,四堡鄉枧頭村人吳一龍因制作的錫器堅固耐用、美觀大方,被明萬歷皇帝所賞識,贊譽為“錫狀元”,四堡遂成為福建有名的錫器之鄉……  生長在客家土壤上的四堡錫器,其繁榮發展和客家習俗密不可分。在四堡及周邊縣,普通人家嫁女兒時,一定要有錫器作為陪嫁,數量上多則一堂(八件),少則半堂(四件)。“錫壺者”,惜福也,在客家人的家中,錫器更不是什么稀罕物件,有客人來訪時,總要拿出盛裝米酒的錫壺,把香醇的酒從細長的壺嘴中倒出,舉杯推盞之間,熱情盡顯。  繁榮離不開客家風俗,反之,客家文化也可以從錫器中一一洞悉。作為一種重要的文化載體,四堡錫器制作技藝為客家文化和客家文明的延續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是研究客家人的民風民俗的重要抓手,而錫器上的雕刻工藝,也集聚工藝美術研究和觀賞價值。  就是這樣集實用、觀賞、文化于一體的小小錫器,和客家人一起,蹚過了歷史的長河,經歷了時代變遷。幾百年來,四堡人以打錫為生,來自四堡的打錫匠走遍福建、廣東、廣西、江西等地,用巧手將一張張銀白色錫板變成一個個錫具,留下的不僅是物件,更是不斷更新和傳承的手工工藝。    陳列室里放滿了錫器。  復雜又精巧的工藝  錘子、剪刀、鉗子、木槌、刻刀、松香、量尺……店門口的兩張木桌,被各種各樣的工具堆得滿滿當當。桌邊上,擺放著幾個大小不一的木樁。大部分時候,“精全錫藝堂”出品的錫器,都是在這里完成的。  錫器的制作,有著特定的工藝程序。屋內有一個電爐子,馬恩明往上放了一口鐵鍋,把錫塊放入鍋中,高溫之后,錫塊融化成銀白色液體狀,一股金屬的味道飄出。隨后,他把滾燙的液體小心倒進兩塊大理石板中,冷卻之后,一塊輕薄的錫板出現在眼前。這是制錫流程的第一步——溶解和壓片。  要想把片變成立體的器具,還需要裁剪、焊接、敲打成型。“按照器具的形狀,把錫板裁剪成幾何圖形,焊接起來,放在木樁上用錘子反復捶打,形成立體。捶打的時候一定要均勻,力度一定要掌握好,不然敲出來不好看,不規整。”馬恩明一邊敲打錫片,一邊詳細地介紹。就此,一個錫器已出模型,打磨和拋光步驟將錫器表面刮平磨亮,把它從“粗造”變“精細”。  錫器的精美,在于形,也在于圖案,器身上雕刻的花樣,往往是整個錫器的“點睛之筆”,賦予器具更多的文化內涵和靈動之美。但這個環節,需要心手配合,恰恰是最難的。“錫器不是平面,它有一定的弧度,要在弧面上雕刻,可比在平面上難多了。”馬恩明笑著說,“錫具上的圖案全是人工刻的,它不像電腦刻畫,一刀下去要是沒刻準、刻好,那就改不了了。”  錫器制作,處處都是技術活。老師傅們之所以能得心應手,多半是熟能生巧,更是每一步都按照老技藝用心打造的結果。幾十年如一日,馬恩明一雙手制作出的錫器,數不勝數。  店內老木桌的后面,有一個柜子,紅布為景,里面擺滿了用錫制成的酒壺、茶罐、杯子、盤子等物件,在燈光的照射下,顯現出平整光滑的線條和金屬特有的閃亮。這些,都是他制作來展陳的錫制品。  “這是龍鳳壺,一面雕刻著龍,一面雕刻著鳳,客家人結婚時當嫁妝用的。”馬恩明介紹說,“這個冠豸山壺,是一款溫酒壺,參照古代賀壺的樣式打造,壺蓋形似冠豸山外形,壺表面的麒麟獻瑞都是手工雕刻的。”  一邊傳承一邊創新  柜子里,有一個物件很是特別,它是一個茶壺,玻璃身、玉質地的把手,一條錫制的龍“攀附”在壺身上,立體而又生動。  這條龍不大,但要把它鑲在上面,難度較大。“技術要求很高,每個焊接口要保持好溫度,因為溫度太高玻璃就會裂開,溫度太低又焊接不好。”馬恩明說。在不斷摸索和嘗試當中,馬恩明終于把握好了技術要領。而這,也讓他離已經失傳的“錫鑲紫砂”技藝又進了一步。  雖已接近古稀之年,馬恩明仍然在學習,“不是會做錫器了就完事了,這一行需要一直學、不停練”。直到現在,他一有空就會坐在店里,研究難度高的制錫技巧,偶爾在外聽到了新的工藝,回家后馬上動手操作。時代在變,部分工藝也需要與時俱進。過去,打錫師傅們都用木炭加熱烙鐵來焊接,為了讓焊接更精細和環保,馬恩明創新了方法,用小的電焊槍來焊接;傳統拋光用的拋光機要用腳踏,費力又不精確,摸索一番后,他自制了簡易的拋光機床,大大提高了拋光的效率。  接近中午,馬恩明家來了一位熟客——73歲的馬勛超。兩人坐在門口,用本地話交談著,說到關鍵處,還伸出手指在空中來回比畫。他們正談著的,正是制錫技藝。雖然馬勛超已不再從事這一行,但他對錫器制作有著豐富的經驗,閑時,兩人經常聚在一起,探討哪個技藝可以再改進些、哪些地方可以做得更好。“都說‘活到老,學到老’,你看我快70歲了也還在學,還覺得學不夠。”馬恩明笑著說。  不斷學習,不僅是自我技藝提升的需要,也是因為一種時不我待的緊迫感。2009年,四堡錫器制作技藝被列入“第三批福建省非物質文化遺產”,2014年,馬恩明被評為四堡錫器制作技藝傳承人。多了個傳承人的身份,馬恩明心里多了一份將技藝傳承下去的責任。  但傳承的形勢不容樂觀。清代中葉時,四堡地區有打錫匠500多人,一直到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錫器制作在當地都很風行。隨著時代的轉變,機械化程度的提高,手工業的發展空間受到擠壓,在生活方式上,各類商品擺件涌入普通人的生活。原本風靡的錫器也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馬恩明告訴記者,現在四堡鎮只有約8戶人家在做錫器,打錫師傅的平均年齡在60歲以上。  “可能再過十年,這里也就剩下三兩家錫鋪了。”馬恩明充滿憂慮地說。    馬華強正獨自練習技藝,對錫板進行敲打定型。  走出精品定制路線  往日的尋常變為如今的稀貴,這一門幾百年相傳的技藝遇到了幾乎所有手工行業都會面臨的問題:懂技藝有經驗的師傅老齡化嚴重,而年輕一代真正想學技藝的人少之又少。  “現在眼睛也花了,手也沒那么靈活了,不把這個技藝傳給下一代的話,以后就沒有人做錫器了。”有些憂慮的馬恩明先想到了讓自己在外打拼的兒子回鄉。現在在“精全錫藝堂”,除了馬恩明,還有一個年輕的打錫匠,那就是他的大兒子馬華強。馬華強從小和父親學過打錫,長大后到廈門工作,36歲時才回到四堡,和父親一起肩負傳承技藝的使命。  “當時我是抓鬮回來的。”說到回鄉過程,馬華強笑了笑說,當時兄弟兩人都在外上班,最后以抓鬮的形式,確定了他回鄉傳承錫器制作技藝,“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不能丟,我有這個責任把它扛起來”。  如今,馬華強已經是制錫的好手,敲打、焊接、雕刻……這樣的流程,他一天要重復多次,僅僅一個錫酒壺上的圓形紋路,他就要敲打7000多下。制錫從來不是輕松活,“從設計到出成品,復雜的可能要花十來天的時間,很需要有耐心,還要耐得住寂寞。”馬華強說。  在馬恩明看來,徒弟已經超過了師傅,兒子的技藝水平在不斷提高,這讓他有了些許欣慰,但他依然苦惱于招不到徒弟的棘手現實。幾年前,有人抱著掙錢的目的,問馬恩明當學徒能給多少工資,馬恩明聽后心里不是滋味,“學制錫技藝要有悟性,更要專注和耐心,為了名利來學一定是做不好的”。  而馬華強知道,被動地等人來學,不如先把這門手藝做精做強,把市場拓寬。  在以前,憑借一副擔子、一把嗓子、一雙腳,老打錫匠們走出四堡錫器的生存路徑。現在,挑著擔子入戶打錫的情形已消失,變得小眾的錫器行業,需要更緊扣時代和市場需求。  “喜歡錫器的人依舊不少,只是它的功能從實用轉變為收藏和觀賞為主。”馬華強說,當代人更青睞把錫器和茶道、酒、香文化結合,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客戶直接找到他,要求定制自己想要的錫器,而他再根據客戶的需求進行設計和制作。定制化和精品化的路線,成為“精全錫藝堂”的定位。  連城是一個自然、文化資源豐富的旅游目的地,和旅游結合產出旅游產品,也是馬華強他們瞄準的重點。以四堡雕版印刷為元素的錫制紀念幣、以冠豸山為元素的錫器和擺件,都是游客喜愛的對象。  賣現成的產品,也賣體驗和文化。馬華強在店內推出了錫器制作體驗服務,節假日里,總有家長帶著孩子一起來親手做錫器。“孩子們來這里花點時間做個小東西,覺得很高興,無形中也能培養他們對錫器制作技藝的興趣。”馬華強說,他正在找合適的場地,計劃把錫器體驗服務做大。  與此同時,政府部門也行動起來,把四堡錫器制作技藝納入古鎮文化建設,給予適當的資金補助和支持,幫助錫器制作技藝“走出去”。(福建日報全媒體記者 黃筱菁 通訊員 黃水林 文/圖)  記者手記  守住匠心也要敢于創新  直到今天,馬恩明還記得十幾歲時跟父親到周邊縣市挑擔打錫和父親教他制錫技藝的時光片段,這讓他難忘。  從小,父親告訴馬恩明,“手藝人一定要把技術學好”,這句話,他始終記在心里。哪怕已是白發老人,依然摸索著把失傳的技藝找回來,把聽到的新“把式”趕緊記下來。這位老師傅用行動,讓我們感受到一種“做好主業,專注傳承”的匠心精神,而這種精神,很有價值。  幾百年的老技藝流傳至今,靠的就是傳承。而傳承的根本在于人。現在,馬恩明沒有新的徒弟,最年輕的徒弟就是他的兒子馬華強,無人來學的尷尬,讓這門技藝也面臨著人才困境。從錫器體驗來看,很多人愿意來嘗試,說明著錫器制作的吸引力,如何把這種游玩式的好奇,擴大成吸引年輕人來學習和傳承的動力?先是廣宣傳,把四堡錫器制作技藝宣傳出去,讓更多人認識到它的價值。創新師徒培養機制,利用市場化管理模式,讓學習者在學習同時,也能養活自己。而更重要的,是政府部門的組織和幫扶,如在學校內建立專班學習等。兩方合力,方能凸顯效果。  另一方面,當外界看到錫器行業的發展前景和發展好勢頭時,才會更愿意前來了解和學習。所以,市場開拓也是重要一環。既要守住傳統技藝,也要主動出擊,以“錫器+”的模式,迎合市場需求,開創新的市場領域,讓老技藝煥發新光芒,將技藝更好地傳承下去。(福建日報全媒體記者 黃筱菁)

本文地址:http://www.z85g.com/tashanzhishi/20190327/92888.html

上一篇:廈門鼓浪嶼:扎實推進文化遺產保護 牢牢守護家園鄉愁

下一篇:返回列表

用戶評論(0條)

請文明上網,做現代文明人
超级大乐透玩法